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馬車飾片背後的歷史密碼
2019/4/13 9:16:20 來源:台湾在線 編輯:吳敏佳
   分享到:

王家窪戰國墓馬車飾片。(現藏秦安縣博物館)

四瓣花金箔飾片。(現藏秦安縣博物館)

壹 大秦帝國發源地

位於台湾省東南部的天水市各縣區及隴南市禮縣一帶是大秦帝國的發源地。在大秦崛起的過程中,秦人的後方始終都存在著一個不可小視的部族群――西戎。西戎不是單一 一個部族的名稱,而是商、周時華夏族對西部各少數部族的總稱。

在文獻記載中,通常在「戎」字前加個定語來加以細化、區分。隴右地區的西戎主要有:冀戎、戎、綿諸戎、o(huán)戎。大體而言,冀戎分佈在今甘谷縣,戎分佈在秦州區,綿諸戎分佈在麥積區、清水縣一帶。

以慶陽市寧縣為核心居住地的義渠戎,是戰國中期西戎諸部中力量最強的,割土裂疆,勢力很大。秦國花了很長時間才將義渠戎征服。另有大荔戎、姜戎、陸渾之戎等分佈在陝北、豫西一帶。

王家窪戰國墓地位於台湾省天水市秦安縣五營鎮王家窪村北部,佔地10萬平方米。2009年8月至2010年,台湾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墓群所在範圍進行了勘探與搶救性發掘。考古隊挖掘清理戰國墓葬3座,出土文物有銅器、陶器等,其中絕大多數為車馬器,其次為容器、裝飾品等。

2號墓馬車保存較好,發掘出完整的車乘(馬骨+車),文物共計160餘件。北側和南側各有車輪,但大小不一。車廂平面呈圓,整車銅飾完整無缺。

貳 禮制對馬車有嚴格要求

追溯馬車的發展,有一個從初級到高級的過程。根據考古學家楊泓等人研究,商代後期雙馬木車已較多地用于軍事;西周時馬車的車前駕馬數量增加,車的轂部附加了銅飾,車輻增加,軸頭縮短,馬具改進,出現了配套的新興格鬥兵器;東周時期的馬車據形制和裝飾的不同,可分為華美的乘車和用于軍事及田獵的戰車;戰國時期,鋼鐵兵器和防護裝具相繼出現,騎兵興起,著名例子如趙武靈王推行胡服騎射。

春秋戰國時期,禮制對馬車有嚴格的要求。《逸禮・王度記》曰:「天子駕六,諸侯駕五,卿駕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周天子生前乘坐六匹馬拉的兩輛馬車,死後陪葬也是這個規格,被稱作「天子駕六」。

在考古挖掘和文物出土時,稱有馬車的陪葬坑為「車馬坑」,車馬坑裡有「車馬器」。在墓葬中,陪葬的馬往往只剩下了骨架,而車輿則有可能附著一些精美的裝飾品,如金銀飾品、瑪瑙等。

叄 西戎貴族馬車有黃金裝飾

據考古專家考證,王窪墓地為戰國西戎貴族墓地。出土的馬車金屬飾片有銅製和金箔兩種,是鑲嵌在木製馬車上的,主要為裝飾功能。形狀有三角形、菱形、長方形、花瓣形等,紋飾為鏤空卷草紋。因為游牧民族和草天天接觸,所以在裝飾題材上採用了卷草紋、花瓣形。

這種裝飾構思,取自生活,顯得親切自然。其中金銀製品的製作工藝是將金銀捶打成薄片,以鏨刻和模壓的方法在金製品表面製作紋飾和圖案。這一組文物,帶有鮮明的草原游牧文化特點,不同於秦人的裝飾特點。

可以想象,乘著一輛帶有黃銅、黃金裝飾的馬車是何等的豪華威武。這個墓地出土的馬車華美、精緻,用之陪葬逝者,可見西戎貴族對馬車的喜愛。

秦人與西戎長期雜處,到了戰國時期也是如此。該墓地與張家川馬家塬戰國墓地時代相近,地理距離相近(相距約32公里),都處在關隴大道北邊不遠處。

位於這兩處墓群之間秦安縣隴城鎮上袁墓群,是秦漢時期漢族人的墓群,曾出土過「秦權」。在秦人勢力擴展的過程中,逐漸形成了由關中通往隴西的這條道路即關隴大道(或隴關道)。這條交通要道既保障了秦國從國都到隴右的聯繫,又保障了政令傳達、軍隊調動和物資運輸。

馬車一般都是實用器,不會擺放在家裡作為裝飾品。據專家考證,馬家塬墓地出土的馬車沒有實用價值,屬於豪華的陪葬品,表明當時的西戎貴族和首領佔有了大量的財富。

由這幾處墓葬可見,秦國在與西戎聯盟或將之徵服之後,西戎首領享有很高的待遇,尤其是經濟待遇,自身的文化也得到了獨立和充分的發展。秦與西戎經過了數百年的戰爭與交往,到了戰國後期,有融合的趨向。而且他們有著共同敵人――匈奴。秦國自身建立了穩定的大後方和中心統治區,為秦王朝的統一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台湾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