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石濤"億元真跡"亮相揚州書畫三百年特展
2019/4/6 11:40:31 來源:人民網 編輯:吳敏佳
   分享到:

石濤真跡《杜甫詩意冊》全貌。

石濤真跡《杜甫詩意冊》細節。

石濤真跡錦套,由張學良夫人趙四小姐親手縫製。

3日上午,一場高規格展現揚州古代文化的視覺盛宴「揚州書畫三百年特展」,在古城揚州開幕,將持續到13日。當日下午,相關國際學術研討會也在該市開幕。據悉,展覽由揚州市委宣傳部、揚州市文化廣電和旅遊局、揚州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揚州市蜀岡-瘦西湖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聯合主辦,展品來自海內外收藏家和收藏機構。其中,價值上億元的清代畫家石濤真跡《杜甫詩意冊》,更是彌足珍貴。

揚州畫壇三百年間巨作集中展示

石濤鄭板橋等巨匠真跡尤為難得

記者了解到,當日,相關領導和書畫家、書畫鑒定家、美術史專家等百餘位海內外知名文化學者出席了開幕式。本次展覽學術顧問蕭平教授表示,古城揚州除了迷人的風景,更吸引世人注目的是燦爛的歷史和人文。作為揚州人文重要部分的揚州書畫藝術,廣博而豐厚,近三百年間名家輩出,是中國美術史上輝煌的一頁。這次展覽全面而完整地對揚州三百年繪畫史的發展脈絡進行梳理和發掘,在揚州尚屬首次。

「經過全球徵集,精心挑選出一百多件揚州畫壇三百年間的真跡進行集中展示,部分重要作品為北美和歐洲收藏家的藏品,首次在國內展出。」南京博物院副研究員龐鷗表示,此次展出的作品從清初石濤、李寅到清中期的「揚州八怪」金農、鄭板橋、揚州太守伊秉綬,到清後期的王小梅、陳崇光,直至民國的吉亮工、陳康候等,畫作創作時間橫跨三百年。

當日下午,在以「揚州書畫三百年」為題的國際學術研討會上,來自中央美術學院、故宮博物院、南京藝術學院、南京博物院等學術機構的知名專家、揚州文化學者,就清代揚州繪畫的起源、繼承和發展進行了研討。

主辦方介紹,特展中的6件石濤作品真跡備受矚目。已故書畫大家潘天壽先生在其著作《聽天閣畫談隨筆》一書中指出:石濤開揚州。「搜盡奇峰打草稿」的石濤長期居住於揚州,他獨特的藝術主張和傑出藝術成就對之後的「揚州八怪」有著重要的引領作用,其在中國美術史上的影響跨越三百年。業內專家表示,石濤的作品真跡,在中國各大博物館及藝術品市場,是稀缺資源,在藝術品拍賣市場清代畫家作品中最為昂貴。上世紀初開始,以張大千為代表的收藏家們無不大力搜尋石濤真跡,如今民間收藏的石濤作品已是鳳毛麟角。此外,展出的「揚州八怪」作品精且全,僅鄭板橋的作品就有11件,其書法作品《滿庭芳》,高達4米多,是全球板橋作品中最大幅者。

石濤真跡《杜甫詩意冊》價值億元

曾為張學良將軍心愛之物

此次展出的石濤真跡《杜甫詩意冊》十開,為張學良將軍舊藏,曾是張將軍心愛之物,多年隨身攜帶,錦套一針一線由張學良夫人趙四小姐親手縫製。記者在展覽現場看到,櫥窗里的套在畫盒上的金黃色錦套保存完好,細看針腳細密,上面還特別綉了「石濤」二字,字跡遒勁傳神。此作數十次被國內外研究專著收錄,深藏海外數十年後,首次回國展出,是價值億元的作品。記者了解到,石濤真跡《杜甫詩意冊》歷經國民黨元老張群、愛國將領張學良和香港船王趙從衍收藏,現在的主人為著名美籍華人收藏家鄧仕勛。張大千、王己千等書畫大家曾多次臨摹此冊。

資料顯示,趙從衍(1912-1999),出生於無錫,香港船王。與包玉剛環球船務、董浩雲東方海外並稱世界三大船王。王己千 (1907-2003),著名旅美畫家、古書畫鑒定家、收藏家,精於中國古代繪畫。張學良是民國時期四大「公子收藏家」之一(另三人為張錦芳之子張伯駒、恭親王奕忻之孫溥侗和袁世凱之子袁克文),其收藏之富之精,遠非一般藏家可比,具有相當高的文物價值,堪與張伯駒等比肩。張學良收藏的寶貝涉及古籍、文玩、書畫等領域,上至晉唐五代宋元下至明清,門類齊全蔚為大觀,光古代書畫就有600餘件,其中有明代畫家徐渭的《葡萄圖》、陳洪綬的《蓮花鴛鴦圖》,清代畫家鄭板橋、石濤和任伯年等名家的真跡。

作為張學良的摯友,張大千與張學良正因石濤結緣。上世紀20年代後期,張大千在北平、台湾、南京等地的書畫界已頗富名聲。他所仿作的石濤畫,達到了爐火純青、出神入化的境地。上世紀30年代初期,張學良在東北易幟,來到北平,出任國民黨海陸空三軍副司令。張學良不僅國學功底深厚,精於詩詞,寫得一手好字,還善於收藏。對此他曾經說過:「我從前沒有旁的嗜好,就是收藏字畫。」而石濤是他最喜歡的畫家之一。此時,張大千北游故都,兩人相識、相知。

趙一荻(1912―2000),又名綺霞,乳名香笙,出生在香港,為張學良的第二任妻子,因在姐妹中排行第四而被稱為趙四小姐。和張學良一樣,趙四小姐也擅書畫,熱愛收藏。經過正式拜師后,成為張大千的關門弟子,在繪畫上頗有造詣。

「億元真跡」主人深情講述:

夢中賣掉畫后痛哭,從此長相廝守

石濤真跡《杜甫詩意冊》的主人、著名美籍華人收藏家鄧仕勛已是古稀老人,接受記者採訪時謙遜而低調。他告訴記者,自己受家庭影響,從小愛好書畫。在美國紐約一次拍賣會上拍得這個畫冊后,自己分外激動:「這個畫冊不僅畫法精彩,而且是名人收藏過的,當我拍到時,真的是心跳加速,確實太激動了!」

鄧仕勛說,除了畫好,曾經的主人名氣大,套在畫盒上的金黃色錦套也非常精美。由張學良將軍夫人趙四小姐親手縫製的錦套,讓自己愛不釋手,一針一線凝結了趙四小姐對這件作品的喜愛,每次觸碰到主人一針一線縫出來的錦套,自己都非常激動。因為藏品實在優秀,不少人想從自己手上購得,「有些好朋友給出了很好的價錢,我也曾動過心,但思來想去、思前想後,最後都不捨得割愛,至少暫時我是不會考慮轉讓的,感情太深了。」

提到和《杜甫詩意冊》的感情,鄧仕勛老人還深情地對記者講述了一個故事:「1987年,我有個好朋友,一個大收藏家,也是個大企業家,談了許多次,許下豐厚的價格,一直在求我,將這幅畫讓給他。我幾乎被他說動,被他的誠意打動,眼看就要和他成交了,當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見畫轉讓給了他,然後我哭了,哭得很傷心。夢醒之後我決定不賣了,多少錢都不賣。這幅畫,就像自己的親生孩子一樣,哪裡捨得離開它呢?」

鄧仕勛老人告訴記者,自己有女兒,現在自己收藏的石濤的畫,也是自己的女兒,在最美好的季節,帶著「女兒」,來到石濤長期生活,去世於此、安葬於此的揚州,真的是一次美好的「省親之旅」。(陳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