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常回家看看
2019/2/22 9:22:56 來源:廣元晚報 編輯:李順成


 
    那天,見天氣暖和,老早就騎著摩托來到附近木魚鎮菜市場,在眼花繚亂的食品中,買了一大塊涼粉和二斤豆腐。接著又東張西望地尋找著賣包子的攤主,好不容易找到,然而上前一打聽卻說賣完了。

    半個多月來,早就想看望年邁的岳父、岳母兩位老人,由於天氣寒冷,因此擱至今日。因兒子兒媳及孫女常年在外務工,家中只留下八十多歲兩位老人,他們相依相伴,艱難地維持生活,行動極為不便,原計劃多給老人買些熟食帶去,看來計劃又將落空。

    再環顧四周,看到幾個賣魚的在那裡大聲叫賣,心頭一熱,花了幾十元錢稱了一條鯉魚。剛付完錢,有熟人過來對我說:你心真好,今天又去丈母娘家,但魚對他們不合適。為什麼?我反問,那人回答說家裡應該沒有煮魚的調料。隨後又到干雜鋪買了兩袋調料裝進食品袋,將魚與涼粉、豆腐掛在車頭,現在感覺心情好多了,騎著車奔在去往妻子娘家的路上。

    真奇怪,好象早就約好似的,老遠就看見岳母手裡拄著一根棍子站在院壩路口張望。待我走近,將車停下,看著她那張蒼老而布滿皺紋的臉,還有頭上從那頂淺紅色的線帽下面露出的一絲絲白髮,讓人感到擔心。她茫然看著我,不敢相認。我知道老人眼花,怕認錯人,於是大聲喊了一聲「乾娘」。她看了我許久,才似乎認出是我,臉上頓時露出微笑,然後伸出一隻瘦弱無力的手拉住我說:「你來了,今天騎車很冷,家裡有火,快進屋烤,曖暖身子。」於是就帶著我朝屋裡走。看著她蹣跚腳步佝僂的身體,這位八十四歲高齡的老母,立刻讓我眼睛濕潤,頓感心酸。我轉過身,擦擦濕潤的眼睛,跟在她身後進了屋。

    剛坐到火塘邊,她就與我攀談起來:女兒(我妻子)那兒這幾天冷不冷?多少錢一月工資?聽說她打工的地方今年又遭水災了,春節什麼時候回家等等。儘管她聲音很小,說的話完全是我曾經告訴過她的那些事,生怕我沒聽明白,有些嘮嘮叨叨。不過,她提出的問題我還是一次又一次耐心地重複著回答她,不忍心打斷她。表情中,己感覺到她此時此刻多麼多麼的想女兒,多麼多麼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坐在身邊,坐在這個火塘旁,面對面地與女兒說說話……

    許久,趁她話停,我借口身體暖和該去做午飯,就鑽出屋子,試著將臉上的淚水一次一次擦乾,然後再去廚房忙著宰魚。

    中午,當岳父從外面回到家時,我已將自己親手煮的一大碗魚端在桌上。儘管知道手藝不精,味道不行,但見兩位老人吃得那樣香,那樣認真,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高興。

    下午,天氣更加暖和,見老人們那樣惦記女兒,我也無法提出馬上回家,坐在院子繼續陪他們聊起家常,直到太陽靠山,不得不與他們揮手告別。臨行前,多想掏出手機為兩位老人照個像,又不好意思直說。走時又對我千叮嚀萬囑咐說:過年早點回去。會的,我點著頭滿口答應。待我走到拐彎處,將車停在路邊,再次回頭望去,他們仍然站在路口。看著他們久久不願轉去的身影,我的眼淚再次奪眶而出,不知明年或是後年,是否還能象今天這樣看見他倆熟悉的身影和慈祥的面孔?此時,我發覺自己為他們做的實在太少、太少。雖然妻子很少在家,我也該多抽出時間,常陪伴於他們身邊,去關心他們,照顧他們……

    回家路上,我暗暗發誓:春節,待妻子回家,一定會陪著她早日看望兩位老人。作為兒女,應該為他們多一絲牽挂,多一份關愛,常回家看看。

文志兵(青川)

相關新聞